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純愛>精神病人的失控劇本

第三章 依存之人(三)

書名:精神病人的失控劇本|作者:15杏子|發布:2020-04-10 20:39:35| 更新:2020-04-11 13:32:42 | 字數:2479字

  依舊灰蒙蒙的天空,在這霧霾遍布的城市,即使是夏天,藍天也極為少見。

  巴瑞穿著由翠綠枝條點綴的白色的短袖襯衫,配上寶石藍的西裝褲和皮腰帶,時尚感十足。他和胡雪安正在排隊進入鬼屋,下一波就是他們了。

  “這不是徐夢霖和胡雪安嘛!”隊伍前方傳來班長的聲音,她逆著人流的方向,往他們走去。

  “你怎么一個人在這里?”巴瑞問道。

  “我很怕鬼,但是想練練膽量,就一個人來排隊了。但是聽到里面的尖叫就怕了,嘿嘿。”班長尷尬的笑了笑。

  “欸,原來班長怕鬼屋呀!”胡雪安開玩笑地說道。

  “難道你就不怕嗎!”班長嘟著嘴說道。

  “小孩子才怕鬼屋呢。”

  “那我們一起進去吧?”巴瑞看著這似曾相識的場面,不禁笑了笑。

  隊伍開始移動,班長卻因為有些害怕,而不敢前進。巴瑞走在前面,牽起了班長的手,帶著她向前走去。

  胡雪安在后面跟著,突然小跑到巴瑞旁邊,摟住他的左臂。

  “怎么啦,小朋友,你也怕了。”班長大笑起來。

  “哼,少廢話。”

  墻壁被鑿出無數個大大小小的洞,人的骸骨、用紗布層層包裹的木乃伊擺放其中,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蜘蛛網與蜘蛛,怕是隨時都會倒在身上。粗糙破損的深灰地面坑坑洼洼,每走一步都要擔心會不會踩空。頭頂閃著陰森的綠光藍光,幽靈的音效與鐵絲網的聲音讓班長和胡雪安拽緊了巴瑞的手臂。

  道路越來越窄,只留下了一個人通過的空間。

  “安安。”巴瑞遞給了胡雪安一個眼神。她看班長沒有松開巴瑞的手的意思,就只好放開了挽著巴瑞的手臂,悶悶不樂地跟在后面,也好像根本不害怕了。

  下了這個旋轉的樓梯,就到出口了。還有幾個階梯就可以出去了,班長想著,但還是害怕得睜不開眼睛。

  “哇!”胡雪安突然沖著班長大叫了一聲,想嚇唬嚇唬她。

  班長腳下突然失去平衡,向前倒去。巴瑞注意到了牽著班長的手上,受力的違和感。轉過身去,輕輕扶住班長的腰部和肩部,讓她重新站穩。

  “接的好,夢霖!”班長笑著比了個強的手勢。可能因為已經快出鬼屋了,就恢復了她一如既往的元氣。

  “應該的。”巴瑞笑著說道。又看向了胡雪安,嘆了一口氣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啦。”胡雪安弱弱地回應道。

  “沒事的,班長沒受傷就好。你們餓了嗎?附近有個餐廳,看起來還不錯。”

  “欸,園內的餐廳好貴的。”班長抱怨著。

  “確定不去嗎,你看這上面的黑椒牛扒飯,很香的樣子欸。”胡雪安拿出地圖,在班長面前晃了晃,上面有餐廳的廣告。

  “咕——”已經下午兩點了,班長的肚子餓得咕咕直響。

  “這餐我請客,就當安安嚇你的賠禮好了。”巴瑞微笑著說道。

  “好耶!”胡雪安開心的叫著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看著這么高興的胡雪安,班長也不好推脫了。

  原來如此,園區里一小份普通的黑椒牛扒飯,也要六十多塊錢,還吃不飽。巴瑞貌似并不覺得很貴,只是喝著咖啡,心滿意足地看著胡雪安和班長狼吞虎咽地吃著,自己的那份卻沒怎么動。

  “夢霖,你怎么吃這么少啊,是不是咖啡喝多了不想吃飯呀。”胡雪安盯著他盤子里的牛扒說著,自己的盤子里只剩下了米和西蘭花。

  “嗯,可能是的。”

  “那肉可不能浪費了,我幫你吃了吧。”

  “西蘭花也不能浪費。你吃一個西蘭花,我就把牛扒全部給你。”巴瑞早就察覺到了她的意圖,微笑著用叉子插起一個西蘭花,遞到胡雪安嘴邊。

  胡雪安為了牛扒,乖乖地張開了嘴,一臉嫌棄地吃下了那個西蘭花。又毫不客氣地把牛扒都拿了過去,津津有味地吃著。

  “話說徐夢霖,你是喝咖啡上癮了嗎,好像你昨天也一直在喝咖啡吧?我都聞到了,一股好重的咖啡味。”班長好奇地問著。

  “嗯,可能是的,可能我只是喜歡喝咖啡。”巴瑞看起來有點焦躁。

  “不會睡不著嗎。”

  “沒有問題的,還有什么嗎?”因為一直平和的巴瑞的語調中,突然帶入了一絲不耐煩,讓班長愣了一下。

  “巴瑞,你干什么呢?”腦海里艾米麗的聲音響起。

  巴瑞沒有回應那個聲音,只是調整了一下呼吸,喝了幾口咖啡。又露出了和之前一樣的溫柔的微笑。

  “班長!”幾個同學向這邊走了過來。

  “哦哦,你們好呀,要不我們一起去玩吧!胡雪安,徐夢霖,你們也一起來吧!”班長拽著他們兩個,向同學們走去。

  班長貌似有著聚集班上同學的能力,每玩一個項目,都有幾個同學跟了上來。不一會,班上二十幾個同學幾乎全部都聚集在一起了。

  胡雪安和一群學生嬉笑著走在通往跳樓機的大道上。巴瑞微笑著靜靜地跟在后面,有些融入不進這熱鬧的群體,但還是時不時的搭上兩句話,讓他們不忘記自己的存在。

  “安安,我就不上去了。”巴瑞說道。

  “這個也不行嗎?剛才過山車你也沒有做,激流勇進、旋轉飛椅、大章魚,你也全部沒有做啊,你到底是為什么來的歡樂谷啊?”胡雪安略帶嘲諷的說著。

  “是啊,你要不先回去算了,反正都已經五點了,我們排隊還要排好久呢。”旁邊的同學也起著哄。

  “那多不安全啊,你要不還是跟著我們一起上吧。”胡雪安笑著說道。

  “機械多多少少都可能會有故障。安安,為了安全,你也還是不要做這些東西好。”

  “什么啊,你又不是她爸,怎么這么管著她。”剛才起哄的同學又插起了嘴。

  胡雪安皺了皺眉頭,感覺有點受到了侮辱。

  “是啊。不就是個跳樓機嘛,你怎么這么膽小,玩一次怎么了?”胡雪安好像被同學的話影響了,生氣地說。

  “你是說我很差勁嗎?”巴瑞開始感到不安,貌似是焦慮發作了。他按壓住突然襲來的驚恐,拳頭緊握,強顏歡笑。

  “嘛,差不多吧。”胡雪安感覺到有點抱歉,但是也沒有退路。

  “嗯,沒事。我想我還是先回去好了,你們慢慢玩。”巴瑞轉過身去,快步走出了胡雪安的視線,融入進了游客的人群之中。胡雪安被同學拉去跳樓機的方向,卻不停地回頭望向他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啊?”腦海里,艾米麗焦急地喊著。

  巴瑞確認胡雪安已經看不到自己了。松下那緊繃的微笑,皺著眉頭咂了一下嘴。

  “抱歉。”他回應道。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,在包里找著上午買的咖啡。沒有,哪里都沒有。也許是在中午吃飯時放在桌子上忘記拿了。心慌,呼吸困難,他不停的發著抖,一陣陣暈眩,讓他的意識開始模糊。

  “你不應該在這里。”一個陌生的男生的聲音響起。

  巴瑞環顧四周,并沒有發現有人在跟自己講話。

  “幻聽嗎?”他想著。

  “艾米麗,你在嗎?”巴瑞在腦海里問著。許久,依然沒有回答。

  “奇怪了。”他想著,眨了一下眼。瞬間,眼前出現了自己早已熟悉的黑白鍵盤,譜架上的譜子被卡在《黃河進行曲》這一頁。

  “我怎么,回來了?”

打賞
神奇推薦位
  • 農女福妃別太甜

    橙子澄澄 / 著

    杏花村出了個福娃娃,家人疼,村人夸,福氣無邊樂哈哈。強勢偏心奶:我就是偏心囡囡,你們...

  • 病嬌毒妃狠絕色

    風雨歸來兮 / 著

    (新文《重生后我抱上了夫君的金大腿》求收)別人重生,是為了復仇。葉渺重生,卻是為了生...

  • 藺先生一往情深

    Alice慕靈 / 著

    曾有記者舉著話筒追問C市首富藺先生:“您在商界成就無數,時至今日,若論最感欣慰的,是...

  • 掌歡

    冬天的柳葉 / 著

    駱三姑娘仗著其父權傾朝野,恃強凌弱、聲名狼藉,沒事就領著一群狗奴才上街招惹良家美少年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2張月票可搶2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同乐棋牌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